虽千万人吾往矣

© 醉吞山河 | Powered by LOFTER

「酒茨」不要在吃火锅的时候谈情说爱

太冷了。


元旦假期也就三天,夜叉那货居然直接飞去了最北边看雪,每天朋友圈里疯狂炫耀,早上吃粉条韭菜豆腐馅儿包子配胡辣汤咸菜,中午出门滑雪,到了晚上四处乱逛,照片里五颜六色的冰雕比花儿的色彩还丰富,留下酒吞和茨木两人在没有暖气的出租屋里靠跺脚取暖。


是谁说的南方冬天全靠抖啊,压根不顶用。


酒吞和茨木一人一边半躺在沙发上,抱了两床被子过来裹得严严实实,一旁地板上的取暖器兢兢业业地发光发热,电视机里的球赛好像也没那么精彩迷人了,耳朵尖还是冷,脚上穿着半长的足球袜也不顶事。


怎么办呢——...


【酒茨】光疤

莫名其妙的故事,随便看看。

茨木仅有一只手臂注意*****


太阳耀眼得过分,茨木浑身大汗地走到楼梯口,嗅到了一股不幸的血腥味。


早些年大概是经历过什么不幸的事,茨木丢失一条右臂,记忆也受到了不小的损伤,出院以后在大天狗的安顿下,住进了这栋老旧的居民楼里。他左手提着超市的购物袋,里面装满了未来几天用到的食材,手臂酸酸的,被热烈的阳光晒得头晕,脚步谨慎地走进楼梯后面的阴影里。


“你要死了吗?”茨木出声问道。


依着墙壁的人虚弱到了一定境界,似是连回应茨木的力气都没有,除了吃力的呼吸声,几乎没有其他存...

【酒茨】爱是占有

链接


文中提到的诗是韩东的爱情生活,有兴趣可以自己搜一下。


【酒茨】雨夜

只是一个故事的开始,但是并没想写后续。


是血的味道。


新鲜的、甘甜的、还未经历氧化而变味的鲜肉的气味,瓢泼般的大雨也没能掩盖掉。


眼前的路酒吞每天都走,一旁的垃圾堆里总是传出超过人类嗅觉能够承受的恶臭味,这股陌生而熟悉的血腥味让酒吞难得停下脚步。


天色暗了,夜晚即将降临,是最适合发生点什么的时刻,哗啦啦的大雨下得恣意,直觉告诉酒吞阴影里绝对有“东西”,至于到底是否人类,会不会对他构成威胁,难以预测。这座城市里鱼龙混杂,敢来挑衅他的人应该没有几个,但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这是他作...

【酒茨】第七年的某一天

其实并不痒,是个小喜剧~


玻璃杯摔碎在地板上的声音格外刺耳。


酒吞又在发脾气了,而今日生气的主题不过是茨木在他的茶水杯里泡了枸杞,茨木想到最近他频繁的应酬,免不了吃太多油腻的食物,考虑到枸杞的功效,本想着让酒吞入睡前喝杯温热的枸杞茶,却忽略了酒吞极度厌甜的本性——


有点累了。


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七个年头,前段时间茨木公司换了个尖酸刻薄的新老总,一时间人心惶惶,不少人都跳槽了,这份工作茨木做了也有四年多,与其应付难伺候的新老板,不如换个新环境,给自己放放假,规划了一番茨木递出辞呈。一向用鼻孔看人的新老总难得用...

【贺红】败犬(上)

大概是校园文,不担保没有ooc

避雷:红毛不是很傲娇,各种粗口暴力


红毛打完游戏从网吧里出来饿得前胸贴后背,摸了摸口袋里单薄的几张票子,寻思找个沙县小吃凑合一顿,点个鸡腿饭,实惠又管饱,大晚上的实在没力气再自己折腾吃的,不想从在小巷里拐了个弯就碰上了个不速之客。


“喂。”从阴影里传来陌生的声音。


“谁啊。”红毛饿得要死,平日里树敌无数,又是在这种地点,直觉告诉他来者不善,回话的语气很不耐烦。


“找你要点零花钱。”阴影里的男人走了出来,借着路边拮据的光,红毛勉强看清了眼前人的模样,确定不是过往的仇家,更确切点说,是不认识的...

【酒茨】暗恋(后篇)

昨天那个的后续啦,也不知道写成这样能不能接受……

写着写着被茨木完全折服,我都找不到酒吞不答应他的理由了!


“挚友。”


茨木并不买账,反倒向前跨一步,更加接近酒吞的床铺,酒吞不太清楚茨木为什么这样执着地称呼他挚友,就像他无法理解为什么那些发来的骚扰短信里无一例外地尊称他为您。


“听不懂人话?我让你滚。”


“您都知道了吗?”


茨木彻底靠近酒吞,居高临下地问道,漂亮的眼眸里毫无畏惧之意,虽说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直觉告诉他大概是短信的事暴露了。


“老子他妈的让你滚!”...


【酒茨】暗恋

酒茨校园,不喜闻乐见的暴躁不良少年吞和心机学霸茨

茨有一条暗身份(

 我的天呐我变了,写了7k字居然觉得意犹未尽,不过也确实不会停在这里就是了ww


大清早酒吞睁开眼睛,习惯性去摸手机,意外地看到屏幕上弹出一条短信息,本以为是垃圾信息,不过发信人的邮箱地址不似往常那样是一串类似乱码的字母——Ibaraki-doji@dajiangshan.com,后缀居然是他们学校的公共邮箱,大概是有人发错了。


【我想吻您。】


屏幕上干干净净地只有这么四个字外加一枚句号。


怎么看都不像是熟悉的人恶作剧,酒吞打了个哈欠从床上爬起来,...

【酒茨】偏执面·第四章

黑道背景,偏执茨木注意,本章铺垫


第四章


平安京城入侵了一股新势力,据说是安倍晴明的孪生胞弟,一出现就挖走了八岐大蛇手底下最为器重的大天狗,原本这片天是酒吞和八岐大蛇对半分的,猛然间就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酒吞不太明白安倍晴明这个局长的胞弟为什么是个混黑道的,道上的人都叫他黑晴明,强龙斗不过地头蛇,酒吞本没把这个横空出世的人放在心上,如果有人能牵制八岐大蛇,对他来说也并不算什么坏事。


谁知黑晴明的主意迅速打在了他头上。


烟烟罗一直做酒吞的情报线人,说起来也算大江山里的人,这天急匆匆给酒吞挂了个电话叫他来鬼影迷阵,茨木出门办事,酒吞带...